娛樂 科技 時尚 健康 遊戲 母嬰 歷史 動漫 旅遊 美食 星座 星座 寵物 探索 文藝

走半個雲南,比當初西夏更囂張!探祕讓元帝國頭疼的麓川王國

▲金齒諸路,即便是大理國巔峰時代也無法實控這些地區

元成宗大德五年(1301年),就因為金齒諸蠻不輸貢賦,襲殺官吏,以及囂張地在元軍從緬甸迴歸之後截殺,消滅大量元軍,而發兵討伐金齒。但元朝對於金齒的討伐,並沒有取得決定性戰果。金齒諸部逐步實質脫離大元的控制。真正締造麓川巔峰時代的麓川君主是思汗法,漢文史籍稱作思可法。關於他早年的記載極為混亂。

▲締造麓川巔峰時代的一代梟雄思汗法

按照《中國少數民族文化大辭典》蒐集到的說法:罕靜法在位12年,於1340年卒,無嗣,由四大臣管理地方,他們物色到一個打虎英雄,共推為麓川主,命名“思可法”。打虎英雄得以繼位,顯得頗為奇幻。考慮到《勐卯弄傣族歷史研究》當中思汗法早年活動集中於緬甸北部和泰國西北部,結合各方面的記載,我們可以判斷思汗法在繼位之前已經通過在緬甸北部、泰國西北部乃至印度東北部的攻略,擁有可觀的實力。

從地圖上我們可以看到,麓川的出生地堪稱得天獨厚。瑞麗河谷的小塊平原提供了宜耕地作為基礎,周遭臨近的更多河谷平原攻略下來後可以取得更多糧食來源。處於橫斷山群南端的位置,可以極好地繞過滇南破碎的地形,攻略緬甸北部和泰國北部的較平緩丘陵。遠離大理和昆明這元王朝在雲南的兩大統治中心,其又能在較弱小時避開元朝的討伐,默默發展。

既然思汗法在繼位前,很可能就派其弟討伐了印度東北部阿薩姆邦的阿洪王國,那麼他必然已經在緬北有了可觀的實力。這樣的發展方式,與西夏也頗為相似。需知西夏也是在李德明時代攻滅了河西走廊的吐蕃六穀部和甘州回鶻之後,實力變得強大起來,李元昊時代才敢和大宋全面開戰的。有看法認為,大理城的段氏總管是在與麓川作戰時不斷擴充套件勢力,而得以坐大,與昆明城的樑王分庭抗禮。但即便是如此,也不能證明段氏總管有效壓制了麓川,情況恐怕恰恰相反。

大理總管段光曾大破已經擊敗元軍的番兵於河尾關,然而從地圖上可以看到,河尾關就在大理城家門口。段光繼位於1333年,1334——1343年與昆明的樑王互相攻殺,1344年去世。河尾關之戰很可能發生在1333年,則在思汗法繼任絕嗣的本家之位前,麓川本家已經有能力聯合金齒各部,一路攻到河尾關。即便河尾關之戰發生在1333年之後,亦可以證明麓川早已失控了。思汗法繼位之後,更是統合金齒諸路,與元朝全面開戰。大元發兵不能討,屢戰屢敗,雖然奏報上也經常宣稱獲捷,但顯然無力阻止麓川的跋扈。雖然1355年思汗法因國庫空虛遣使求和,但元朝也默認了思汗法所佔領的全部土地。

麓川36路在洪武十六年(1383年)已經被麓川全部佔據40年,也就是說思汗法對於金齒諸蠻的統治,元王朝絲毫無法動搖。不過遠幹、威遠二府被麓川取得,則是明軍攻陷大都之後,大理總管和雲南樑王失去朝廷支援,又因不和無力抵禦麓川,被奪取二府。

而在西線,由於之前段光擊退了麓川軍,麓川與大理段氏總管勢力大致以永昌為界。有半個雲南被麓川奪走,遠大於宋朝被西夏奪走的靈、鹽二州,即便算上定難五州也遠遠比不上。在明軍攻入雲南之後,朱元璋試圖拆分麓川。憤怒的麓川攻陷永昌、景東二府,擊敗明軍駐軍,與明朝為敵。

▲此時麓川算上勢力範圍,極為廣大,虎踞西南,即便緬甸也雌伏其下。

新生的明王朝當然不會屈服於西南小國,明太祖當下令沐英率軍三萬討伐。麓川當時的國主思倫發率軍八萬,號稱30萬,戰象、騎兵不計其數,與大明會戰,是為著名的定邊象戰。當年明月大佬在《明朝那些事兒》裡就描繪了明軍火器三段擊大破戰象的景象,卻沒有向讀者講解麓川究竟擁有多麼龐大的實力。總之此戰之後,麓川大敗,損兵近半,霸權轟然瓦解。

▲麓川王國的騎兵與戰象

①《元史·成宗紀》:甲戌,遣薛超兀而等將兵徵金齒諸國,時徵緬師還,為金齒所遮,士多戰死。又接連八百媳婦諸蠻,相效不輸稅賦,賊殺官吏,故皆徵之。

②有一些阿洪姆人的史籍中記載說,率領阿洪姆人西遷的人不叫蘇卡法,而是一位叫“三隆法”(Samlongpha)或“三隆”(Samlong)的人,時間比蘇卡法西遷的時間稍晚。

史籍中說,他受其兄蘇罕法(Sookampha)派遣西征,得勝後本欲回國,卻因遭其兄嫉妒並欲加害,故率眾留在了印度云云。

巧的是,我國德巨集傣族的史籍也有類似的記載。

例如,有一部叫做《銀雲瑞霧的勐果佔壁簡史》的德巨集傣族的文獻中也提到勐卯的國王“召弄思翰法”派其胞弟“混三弄”或“召混三弄”西征的事蹟。該書記載說:

薩戛裡673年(公元1310年),混依翰罕接受“薩瑪達”(傣語,意為“偉大的領袖”)稱號,正式承襲勐卯王位,並以猛虎曾躍過頭頂而自號為“思翰法”,又叫“召弄思翰法”。

思翰法即位後,與周圍一些傣族部落結盟,勢力進一步強大,遂以其胞弟混三弄為總兵、

‘莊色’,大‘波勐’刀思雲、刀怕洛、刀思翰蓋等為大將,前往征討西方的勐衛薩麗。

總兵元帥混三弄統帥大軍長驅直入,不久就抵達衛薩麗的首府。”

最後,迫使衛薩麗人投降議和,議定每三年一貢,並宣稱向勐卯稱臣,永不反悔。

另一部叫做《嘿勐沽勐》或譯為《勐卯古代諸王史》的德巨集傣族文獻也記載:

“思翰法登上王位的第十二年(按照該文獻中前面的記載推算,當為公元1347年),勐卯王集結了數萬軍隊,戰象二千頭,命王弟三弄掛帥,四大‘陶勐’隨師參謀,前往南鳩江以西各國興師問罪。

三弄帶領大軍,從鳩宛出發,經過雙順、戛寫、直達罕底。

經過三年的長途跋涉,最後才回到孟養。

大軍所到之地勢如破竹,國國歸附,個個稱臣納貢。”

③楊慎《南詔野史》:段光,元順帝妥權帖睦爾癸酉元統元年襲,朝命止授為承務郎、蒙化州知州。番兵作亂,孟州判官李生等守白崖,值高蓬新敗,番兵乘勝長驅破河尾關。光率兵大敗之,斬馘無算,河水盡赤,為之不流,得戰馬甲仗數千。光賦凱旋詩云:“雨鎖金門百里城,神州花木管絃聲。齊天蒼嶽參雲峻,界地榆河射月明。梵宇三千朝唄朗,招提八百夜香清。恆沙善果心無異,何患愚夷治不平。”

④《元史·順帝紀》:(1355年)雲南死可伐等降,令其子莽三以方物來貢,乃立平緬宣撫司。

《百夷傳》:至正戊子,麓川土官思可發數侵擾各路,元帥搭失把都討之,不克。思可發益吞併諸路,而遣其子滿散入朝,以輸情款。雖奉正朔,納職貢,而服用制度,擬於王者。

《雲南機務抄黃》:(麓川)地方三十六路,元朝時都設官,後被蠻人專其地,已四十年矣。近因雲南、大理不和,其蠻又侵楚雄西南邊遠幹、威遠二府,樑王無力克復,至今蠻佔。

(麓川36路在洪武十六年(1383年)已經被麓川全部佔據40年)

《百夷傳》:元祖自西番入大理,平雲南,遣將招降其酋長,遂分三十六路、四十八甸,皆設土官管轄,以大理金齒都元帥府總之,事有所督則委官以往,冬去春回

(遠幹、威遠二府在元朝覆亡之後,明軍入滇之前被麓川取得)

《讀史方輿紀要》:威遠州東至新化州界,南至孟璉長官司界,西至孟定府界,北至【景東府】界

《明史·雲南土司傳》:十八年,百夷思倫發叛,率眾十餘萬攻景東之北吉寨。俄陶率眾御之,為所敗,率其民千餘家避於大理府之白崖川。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曲墨封,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