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科技 時尚 健康 遊戲 母嬰 歷史 動漫 旅遊 美食 星座 星座 寵物 探索 文藝

除了AI之外 沒有任何人是貝佐斯的兄弟

在美國財經媒體CNBC的一篇報道中,巴倫資本(Baron Capital)分析師阿什姆·梅赫拉(Ashim Mehra)向CNBC透露,因廣告業務和雲端計算服務業務的持續增長,亞馬遜的市值可能在三至五年內再翻一番,突破兩萬億美元大關。

亞馬遜始終以使用者體驗為中心。如果你通過亞馬遜平臺線上購買商品,你的整個購物體驗都將是非常便捷和連貫的。

從你開啟瀏覽器並且在Google中搜索希望購買的商品開始,搜尋結果中排名靠前的,必然有一個來自亞馬遜的官方連結。點開這個連結,後面的購物體驗就更加便捷了。除了價格對比和產品評價之外,還有一鍵下單功能讓你快速完成整個購物體驗。

然後,不到一個小時之內,這個包裹就會魔法般地出現在你的門廊前。而在這個“魔法”背後,離不開包括訂單履行中心、貨物傳送帶、掃描槍、條碼印表機以及包裝盒等若干因素組成的複雜系統。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群努力工作在一線的倉庫工人。他們會根據訂單在不同的貨架中來來回回並挑選貨物,他們會負責核對貨品和訂單清單並進行打包。

亞馬遜能夠發展到今天的地步,離不開一線員工的辛苦勞作和付出。近年來,有媒體頻繁報道,亞馬遜倉庫工人的工作環境及條件極度惡劣。此外,他們還遭受了差別對待以及低收入等一系列不平等對待。

一線員工並不是貝佐斯的兄弟

貝佐斯並不相信所謂的“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相反,他認為,應該將兩者視為有機整體的一部分。

生活和工作,並不是一個天平的兩端,而是一個圓圈上的兩點。兩者組成一個閉環,形成個人生活和職業生活的有機整體。

然而,在亞馬遜一線工作的工人,每天起早貪黑,日常工作艱辛,強度和壓力都不小,好不容易堅持到下班,這一天已經只剩下幾個小時了。

這種所謂的工作方式,彷彿既沒有做到將工作和生活有機結合,又沒有做到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實際上,更像是把整個人都“貢獻”給了亞馬遜。

圖片來源:Bryan Anselm/The New York Times

1. 惡劣的一線工作環境

據亞馬遜官方資料顯示,在北美地區,亞馬遜一共設有75個訂單履行中心(fulfillment center),共計僱有約12.5萬名全職員工。

除北美地區,全球範圍內,亞馬遜還在捷克、德國、西班牙、法國、義大利、波蘭以及英國等國家設有訂單履行中心。

所有的訂單履行中心基本上都建立在城市的郊區地帶,而且面積都非常大。去年底,亞馬遜在俄亥俄州新設的訂單履行中心佔地面積約為8萬平方米。

放眼望去,諾大的訂單履行中心盡是一片灰濛濛的景象,處處都是灰色的物品和裝置。除了商品傳輸帶、叉車或手推車、打包工作臺以及零星點綴的亮黃色儲物筐,就只剩若干辛苦勞作的一線工人。

他們起早貪黑,每天工作接近10個小時,然而中途休息時間卻只有3次。其中,兩次帶薪休息時間不得超過15分鐘,另一次無薪休息及用餐時間不得超過30分鐘。

因為有嚴格的績效考核制度,員工在工作期間也不敢有一絲懈怠。

以打包工人為例,亞馬遜對打包工人的考核目標是,每小時至少完成120個訂單包裹的打包,相當於必須在30秒之內完成打包動作。

雖然打包這項工作聽起來很簡單,但是整個打包動作從揀貨工人送來的訂單商品開始,包括根據訂單挑選正確的貨品、掃描檢視並確認貨品細節資訊、列印條碼標籤、選擇恰當尺寸的包裝盒、完成包裹打包準備、紮實漂亮地完成打包、貼上相應的條碼標籤,並把它放在傳輸帶上送往下一個目的地等一系列動作。

可想而知,當媒體報道亞馬遜倉庫員工因業績考核而絲毫不敢鬆懈、連小便問題都需要在打包工作臺旁通過尿在瓶子裡來解決時,人們都並不足為奇。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亞馬遜計劃在紐約建立第二總部時,紐約市勞動工會曾釋出了一份針對亞馬遜的報告。在這份報告中,紐約市勞動工會直接把亞馬遜的一線工作環境描述為“要命的”以及“無人性的”。

著有《臥底英國低薪行業六個月》(Hired: Six Months Undercover in Low-Wage Britain)一書的作者詹姆斯·布拉德沃斯(James Bloodworth)在書中透露道,因亞馬遜業務的飛速增長,員工也感受到了越來越多的工作壓力,他們都不得不盡一切努力滿足亞馬遜設定的全新業績目標。

布拉德沃斯告訴英國《太陽報》(The Sun):

亞馬遜倉庫員工不敢休息上洗手間,因為他們害怕完不成業績目標,從而受到相應懲罰。

“如果你工作的區域離洗手間較遠的話,單單走去洗手間就需要五分鐘。而整個來回十分鐘,則會被視作‘消極怠工’。”布拉德沃斯補充道。

針對布拉德沃斯的評論,亞馬遜官方發表了一則宣告,並對此予以否認:

亞馬遜自始以來始終致力於為員工提供更加安全有益的工作環境。此外,我們還致力於給予每一位員工足夠的尊嚴和尊重。與此同時,我們認為,報道中對亞馬遜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是對亞馬遜的不實報道……亞馬遜確保所有員工都能方便地使用洗手間。只要員工有需求,他們都可以自由地使用洗手間。對此,亞馬遜也不會監控員工離開崗位上洗手間的時間……

惡劣的一線工作環境,也讓員工遭受各種困苦疾病甚至事故的痛擾。

據美國ABC新聞媒體報道,去年底,美國新澤西州的亞馬遜訂單履行中心發生了一起防熊噴霧劑洩漏事故。因機器人不小心刺穿了一罐防熊噴霧劑,從而導致24名員工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

幾年前,《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還曾報道了美國弗吉尼亞州一例員工心臟驟停的事件,並引起了廣泛質疑,認為亞馬遜把員工逼得太緊。

在亞馬遜的英國魯奇利(Rugeley)訂單履行中心,之前有一位孕婦,在其輪班工作中因體力不支而申請坐下並段時間休息。然而,這一申請並沒有獲批。此外,因為員工從事著不斷重複地工作,導致不少員工還出現了肌肉骨骼問題。

2. 在亞馬遜工作,交朋友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亞馬遜對員工的嚴格和不信任,也在日常經營和管理各個方面不斷地被複制和模仿。

在亞馬遜工作,員工上班不得私帶自己的個人手機。上下班進出訂單履行中心時,都必須要經過機場級別的安檢。

安檢的主要目的,則在於確保員工沒有私帶違禁品進入工作區域,同時確保他們在離開工作區域時沒有偷竊任何公共物品。

然而,諾大的訂單履行中心,供員工進出的出入口卻並不多。遇到上下班高峰期時,員工還需要排著隊等待安檢。

圖片來源:Bryan Anselm/The New York Times

據前亞馬遜員工傑西·巴斯克(Jesse Busk)透露,有時候完成12小時輪班工作後,他不得不在安檢隊伍中等待接近半個小時,才能順利離開工作區域。而根據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亞馬遜員工安檢時間不計入工作小時,所以也不計工資。

另一方面,因亞馬遜日常業績考核以及內部的野蠻競爭文化,員工不得不爭分奪秒地在單位時間內儘可能多地完成相關任務。所以,在日常的工作中,同事之間主要的關係,也主要是相互比拼、一決高低的“敵對”競爭關係。

此外,在管理層與下屬溝通交流的過程中,也盡是冷漠無情的態度。

無論是員工的入職培訓,還是日常工作中的任務佈置等日常溝通,亞馬遜的上下級權力文化也特別突出。

卡梅倫·特納(Cameron Brady-Turner)曾在亞馬遜英國工廠的一線擔任過打包工。

在特納原創的題為《亞馬遜倉庫工人的苦,你可能真的不懂》(中文版譯文)的文章中,特納描述了其在亞馬遜工作時,上級領導在日常工作中冷漠無情的管理方式和態度。有時候,如果業績未達標時,他還可能會得到上級的警告甚至威脅。

一方面,日趨嚴格的工作要求,導致了亞馬遜員工在工作中不敢懈怠一分一秒,並儘可能地在這場“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競爭中存活下來;而另一方面,管理人員對下屬員工的無情管理方式,也導致了內部普遍存在的冷漠人際關係。

在這些因素的綜合作用下,如果要想在亞馬遜交朋友,那還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3. 任勞任怨的付出,換不到應有的回報

長期以來,在亞馬遜工作除了惡劣的工作環境和條件之外,員工的收入回報也並不高。

去年底,亞馬遜因輿論壓力,不得不上調了美國和英國亞馬遜工人的最低小時工資。

其中,英國工廠的最低工資漲至每小時9.5英鎊;美國工廠的最低工資則漲至每小時15美元。這一舉措,將使超過25萬亞馬遜兼職員工和臨時工受益,同時,還有另外10萬季節性臨時工也會因此受益。

在這之前,英國工廠的最低小時工資為8英鎊,而美國工廠的最低小時工資僅為11美元。

2017年,Facebook員工的平均年薪為240,430美元;亞馬遜員工的平均年薪卻只有28,446美元。所謂平均年薪,可以理解為有一半的亞馬遜員工,其年薪還不到平均年薪數。

圖片來源:Bryan Anselm/The New York Times

對於市值接近萬億美元的網際網路巨頭而言,能不能支付更高的工資從來都不是問題。然而,更重要的是,它在其它若干方面是否存在著針對員工的剝削壓榨行為。

而前文提到的惡劣工作環境以及冷漠無情的人際氛圍,這是這些剝削壓榨行為的冰山一角。

員工拼命地努力,亞馬遜卻根本不把員工當作兄弟來對待。

任勞任怨的員工,每天天還未亮就早起來到上班地點,等再次走出工作地點時,天又再次黑了下去。

在撿貨崗位的工人,因貨架表面的灰塵或其它髒東西,吃灰則是家常便飯。一些員工還因為工作的辛苦性,全身面板乾燥甚至起殼,部分身體還開始流膿,有時候動一動關節,還會產生陣陣的疼痛感。

然而,在亞馬遜的眼中,這些問題根本不值得關注。

到頭來,員工辛辛苦苦付出,除了能夠獲得微薄的收入回報,剩下的全都是各種身體及心理疾病,隨之而去的還有大好的青春。

AI才是貝佐斯的好兄弟

隨著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技術的發展,如果說人工智慧開始取代人類的部分工作,也不足為奇。作為行業巨頭,亞馬遜在日常運營和管理過程中也大量地藉助並依靠人工智慧來實現高效運作。

實際上,亞馬遜很早之前就已經開始藉助人工智慧,並基於使用者的瀏覽和消費習慣,來向用戶推薦相關產品。近年來,得益於機器學習的發展和進步,這些推薦系統背後的演算法也在不斷地提高。

亞馬遜全球消費業務主管傑夫·威爾克(Jeff Wilke)透露:

去年底,亞馬遜升級了新的演算法。在過去,要發現購買這雙鞋的消費者同時也買了另一件上衣,需要很長的時間,存在一定的滯後性。但在演算法升級後,我們就可以更早地發現使用者的相關消費行為,從而及時地向他們推薦新款上衣。

1. 數量倍增的機器人

2012年,亞馬遜以7.7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Kiva System公司,並將其整編至旗下機器人部門(Amazon Robotics)。

圖片來源:Financial Times montage

Kiva System公司研發的機器人,可以舉起重達3000磅的貨物,可以像蜜蜂一樣陣列結伴式地在倉庫中來回穿梭,並達到每秒1.3米的運貨速度。

自2014年以來,亞馬遜開始不斷地在各地的訂單履行中心投放機器人。亞馬遜倉庫中的機器人數量,從2014年底的1萬個發展到如今的10萬多個。這樣的投入,大大地解放了員工的生產力,同時也大幅提高了倉儲服務效率。

配備機器人的亞馬遜訂單履行中心裡,平均每平方英尺可以比投放機器人之前多容納50%的商品。此外,每個倉庫的運營成本還可以降低20%,約2200萬美元。

“在投放機器人之前,有專門的揀貨工人在整齊排列的貨架中來回穿梭,並根據訂單從貨架上挑揀相應商品,掃描並放入手提袋或手推車裡,再運往下一個目的地……”亞馬遜歐洲配送中心副總裁羅伊·佩蒂庫西(Roy Perticucci)告訴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記者。此外,他還補充道:

如今,得益於機器人的投放,我們可以讓貨架自己移動到揀貨工人面前,這樣的操作方式和以往大不相同。這還將可能開啟物流領域的新時代。

的確,機器人的逐漸推廣應用,體現了物流行業核心正在發生的轉變。原來只能由人工完成的工作,如今可以交由機器人來完成。

圖片來源:Bryan Anselm/The New York Times

在亞馬遜,自機器人推廣後,原來的揀貨工人數量大幅度地減少。這些變化,又引起了更深層次的問題:機器人對人類的就業有何影響?此外,它還引起了不少人的擔憂和顧慮。

不過,亞馬遜對此表示,通過擴大其在英國的物流網路,實際上它還將創造更多的工作崗位。此外,其還計劃進一步開設新的物流倉儲中心,此舉還將新增3500個就業機會。

人工智慧的不斷髮展,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亞馬遜工人的就業,目前暫不清楚。

不過肯定的是,藉助人工智慧,亞馬遜可以在高度激烈的競爭中有更加明顯的優勢,同時還可以進一步降低成本,提高利潤率。從這個角度來看,人工智慧對貝佐斯而言,有百利而無一害。

2. 日趨高效智慧的物流倉儲系統

提到物流高效運作,可能很多人以為高效智慧的物流系統是必須的,此外,倉儲管理也必須做到規範化和整潔化。然而,在亞馬遜,你並不一定能看到整潔化的倉儲管理。

實際上,藉助於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演算法,亞馬遜可以實現從網站到倉庫再到消費者手中的高效智慧運轉。

用亞馬遜自己的話來說,這分別是“開始一英里”“中間一英里”和“最後一英里”。

圖片來源:Bryan Anselm/The New York Times 開始一英里(First Mile)

當用戶在亞馬遜網站點選“購買”按鈕時,可能簡寧·弗賴斯瓦特(Jenny Freshwater)所帶領的團隊早已經預見到了這種行為。

弗賴斯瓦特是亞馬遜供應鏈技術優化團隊的技術總監,她帶領的團隊主要負責亞馬遜全球銷售需求預測分析。

早在2013年,亞馬遜就申請了一項名為“預見性送達”(anticipatory shipping)的專利。這項專利的主要內容,就是在消費者下單之前,讓你購買的商品提前備貨至離你最近的訂單履行中心。

在一篇美國國家公共電臺(NPR)的獨家報道中,弗賴斯瓦特告訴記者:

我們所做的銷售預測分析,絕不僅僅是100件女士襯衫這麼簡單的事。我們需要預測,消費者購買特定尺寸和顏色的女士襯衫的數量。此外,還需要我們負責的是,如何提前在各大訂單履行中心備貨,以便消費者下單後做到及時送達。

弗賴斯瓦特所帶領的團隊,可以做到精準備貨,從而讓這些待售商品提前轉運至離消費者最近的訂單履行中心。

中間一英里(Middle Mile)

當你首次到一個朋友的家中時,可能會發現對方的家中並不整潔。無論是客廳、廚房或者是衛生間,都零零散散地堆滿了各種亂七八糟的物品,有的地方甚至連腳都下不去。

對你而言,這種“庫存管理”方式完全不可接受。然而,朋友卻告訴你,她可以輕而易舉地找到她想要的物品。比如,指甲刀放在洗手間盥洗臺下方的第二個抽屜中靠右邊的抽屜內壁旁,電視遙控器在客廳角落跑步機旁邊的儲物箱蓋上。

所以,你可能不得不佩服她這一套所謂的“混亂倉儲”管理方法。

實際上,整潔化的庫存管理模式並不一定是必須的。在亞馬遜,同樣也可以發現“混亂倉儲”的身影,而且這種庫存管理方式,還被證明是非常高效的庫存管理。

亞馬遜之所以能實現高效的物流倉儲管理,離不開“混亂倉儲”(Chaotic Storage)發揮的作用。

和實體商店不同的是,亞馬遜的訂單履行中心幾乎儲存了所有了待售的商品。因此,要對所有的商品進行儲存和管理,必須需要大量的空間。同時,也更是一種挑戰。

在你的心目中,要實現高效物流運作,離不開規範整潔的倉儲管理。乾淨整潔的倉庫中,有一排排整齊排列的貨架,玲琅滿目的商品也整齊地擺放在貨架上。此外,所有的貨架以及商品都還有特定的編號,並且按照字母順序、SKU以及其它引數來進行規範管理。

然而,得益於人工智慧的發展,藉助配備條形碼以及條形碼掃描槍的自動化庫存和倉儲管理系統,亞馬遜可以通過“混亂倉儲”管理模式實現高效管理。

圖片來源:Amazon

所謂“混亂倉儲”,簡言之,就是隨意擺放進入倉庫的商品,同時通過人工智慧技術進行管理。

就商品流向而言,從商品運抵訂單履行中心時,員工只需要把它們放在肉眼距離能看到的最近的空餘貨架上。每個貨架和商品都有獨一的條形碼,員工只需要把這兩個條形碼同時掃描並儲存,剩下的則都是人工智慧的工作了。

在收到訂單後,系統會自動生成打包清單,並且會告訴挑揀工相應貨品的精準位置。為了保證系統的精準性,一旦從貨架上移除的商品,都需要再次掃描完成去庫存操作。

藉助於人工智慧,亞馬遜採用的這套“混亂倉儲”管理模式,可以實現既靈活又高效的倉儲物流管理。

因此,就在上個月的25日,亞馬遜在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會議上宣佈,其計劃推出Prime會員一日免費送達服務,這也不足為奇。

最後一英里(Last Mile)

就亞馬遜訂單送達方式而言,有“標準送達”“Prime會員免費兩日送達”“兩日送達”“當日送達”等多種送達方式。

而最近計劃推出的“一日免費送達”服務,和現在的“一日送達”服務並不相同。

現有的“一日送達”服務,Prime會員要想包郵送達,單筆訂單必須消費滿35美元才可享受此服務,否則就要收取5.99美元的運費,而非Prime會員則需支付8.99美元的運費。

最近計劃推出的“一日免費送達”服務,只要是Prime會員,即可享受無門檻包郵送達服務。

藉助計算機視覺和機器學習演算法,亞馬遜在從開始一公里到最後一公里的整個環節中效率飛速提高,並且在激勵的市場競爭中搶佔有利位置。

此外,在最後一公里方面,藉助人工智慧的幫助,亞馬遜還在物流配送領域創造了一種新的職位。

就訂單配送而言,亞馬遜基本依賴於聯合包裹(UPS)、聯邦快遞(FedEx)和美國郵政(USPS)等第三方物流公司的服務。不過,結合Uber的商業模式,亞馬遜也自創了自己的眾包物流平臺(Amazon Flex),並招募擁有私家車的兼職司機為其配送訂單包裹。

這種模式的成功推廣,主要也是依靠人工智慧持續性地計算不同時段所需兼職司機數量。系統會結合某固定區域內派送包裹的數量及重量,以及相應註冊車輛的實際可用空間進行一系列計算。

3. 飽受詬病的人工智慧系統

在貝佐斯眼中,人工智慧的發展,給亞馬遜帶來了煥然一新的變化,也讓亞馬遜在世界範圍內的影響力更加大。為了實現這些目的,即便耗費近10億美元或者更多的金額,也在所不惜。

在亞馬遜,人工智慧除了運用在從開始一英里到最後一英里到整個物流倉儲服務環節,它也被廣泛運用在員工身上。

去年底,路透社(Reuters)的一篇文章透露,亞馬遜的機器學習專家發現了一個祕密,亞馬遜內部招聘引擎系統更加偏向於男性求職者。

自2014年以來,亞馬遜就開始在研發用來稽核求職者簡歷的人工智慧系統,從而以更高效便捷地放鬆尋找適合的求職者。這套系統可以自動為求職者打分。然而在2015年底,亞馬遜發現,這套系統在稽核求職簡歷的過程中會出現“重男輕女”的現象。

經查實,因為這套系統模型是基於對過去十年亞馬遜收到的求職簡歷分析而建立的,其中大多數求職者都是男性(當然也這是網際網路企業的普遍現象),所以系統就出現了這種“重男輕女”的偏見。

雖然亞馬遜曾嘗試修正這套系統,但仍然無法確保類似問題不再發生。隨後,在2017年,亞馬遜決定放棄使用這套系統。

亞馬遜並沒有對此發表官方宣告,但提到關於這套系統的評價時,其稱“這套系統從來都不是決定招聘與否的主要標準”。

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r

此外,據多家外媒近日報道,亞馬遜訂單履行中心配置了一套特殊的人工智慧系統。這套系統可以追蹤員工的工作時間,並發現員工的消極怠工時間(time off task,ToT),還可以自動發出警告信甚至辭退信。

根據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收到的一份檔案,這套系統可以監控員工掃描訂單商品的間隔時間,從而基於此生成相關報告。

在一線員工的主管查閱系統生成的資料報告後,如果發現員工有ToT時段的,會與他們進行對話,並瞭解真實原因。除非有合理解釋(比如上洗手間),否則均將被視作工作怠慢、效率低下,並且受到相應警告,情況嚴重的還將直接予以辭退。

當天所有ToT時間累計超過30分鐘但少於60分鐘的,將會收到第一封書面警告;當天所有ToT時間累計超過60分鐘但少於120分鐘但,將會收到第二封書面警告;當天所有ToT時間累計超過120分鐘的,系統就會直接向員工發出辭退信。

此外,這份檔案還提到,自2017年8月至2018年9月期間,某個訂單履行中心因員工消極怠工共計辭退約300名員工。

300名員工,對一個訂單履行中心而言,並非小數。

在巴爾的摩的亞馬遜訂單履行中心,目前共計約有2500名全職員工。假設員工數量基本保持不變的情況下,這就意味著,僅僅是因為工作效率低下的原因,亞馬遜每年將要辭退超過10%的員工。

對此,亞馬遜發言人向知名科技媒體Business Insider證實:

在那個時間段,巴爾的摩訂單履行中心的確辭退了約300名員工,辭退原因均與工作效率低下有關。然而,過去兩年以來,巴爾的摩乃至全北美的訂單履行中心類似的辭退數量其實已經呈下降趨勢。

在北美範圍內,這個數字將會更加誇張。對北美75個訂單履行中心12.5萬全職員工而言,每年亞馬遜因工作效率低下這個原因而辭退的員工數量就可能超過上萬人。

亞馬遜是否還將繼續使用這套系統,目前還不得知。但這一系列報道,招來了來自外界的許多批評聲音,其中不乏對這套所謂的人工智慧追蹤系統的強烈不滿。

在他們眼中,亞馬遜應該把員工當作人來對待,而不是可以長時間保持不間斷工作的機器人。

地方自立研究所(Institute for Local Self-Reliance)副所長、著名的亞馬遜批評者斯泰西·米切爾(Stacy Mitchell)對此評論說:

我們從亞馬遜工人那裡不斷聽到,因為他們總是受這些自動化系統而監視和管理,所以實際上他們一直是被當作機器人來對待。這些員工受機器人監視和管理。

而在亞馬遜內部員工眼中,亞馬遜的這一些列管理手段和措施更凸顯了其沒有人性化的企業關懷。

去年,明尼蘇達州某亞馬遜訂單履行中心來自非洲的移民工人組織了一場針對亞馬遜的反抗活動,並抗議亞馬遜沒有為員工提供足夠的休息時間,甚至連祈禱時間也沒有。

對此,亞馬遜的迴應依然非常官方,繼續宣揚在亞馬遜工作的好處,並提及亞馬遜為員工提供了具有競爭力的薪酬和福利,特別是最低小時時薪和產假等相關政策的優越性方面。

然而,根據The Verge收到的那份檔案,一旦員工出現工作效率低下的情況,則無法享受相應的福利。

圖片來源:Michael Seto/Business Insider

針對網路鋪天蓋地的批評聲音,去年,貝佐斯罕見地接受德國最大出版社斯普林格(Springer)執行長瑪蒂亞斯·德普夫納(Mathias Döpfner)長達40分鐘的專訪時表示:

就亞馬遜的工作條件和薪資待遇而言,可以說我是非常自豪的……但當你受到批評時,你應該首先照照鏡子,然後思考“這些批評聲音是對的嗎?”。如果他們是對的,那就要做出改變。否則,就不要改變。

寫在最後……

在亞馬遜,人工智慧的應用範圍,遠不止於物流倉儲系統和員工工作效率監管系統的相關領域,還包括亞馬遜網路服務(AWS)、語音助手Alexa、無人超市Amazon Go甚至醫療專案(Amazon Comprehend Medical)。

在大量報道面前,彷彿在貝佐斯的眼中,人工智慧才是他的好兄弟。而勤勤懇懇辛苦勞作的一線工人,可能連貝佐斯的兄弟都算不上。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在貝佐斯眼中,針對亞馬遜的批評聲音似乎都是錯的。此外,可以肯定的是,AI對亞馬遜的積極影響也是非常明顯的。

至於“員工到底是不是貝佐斯的好兄弟?”這個問題,客觀來講,可能還真的算不上。至於員工又是不是他的兄弟,這個問題就無從知曉。

圖片來源:Terry Harris/Shutterstock

員工,從本質上來講,仍然是人,他們不是機器人。所以,可以理解的是,他們有高產的時候,也必然有低產的時候。

讓真正的人類來當你的員工,其好處並不在於,你可以把他當作一顆螺絲釘來對待和使喚,而在於他們是具有創造力的高階動物,他們可以解決問題,並且在有機會讓他們“喘氣”的情況下,還可以不斷地學習和成長。這才是值得管理者關注和思考的重點。

來源:神譯局 編譯:井島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