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科技 時尚 健康 遊戲 母嬰 歷史 動漫 旅遊 美食 星座 星座 寵物 探索 文藝

文德意象的寄寓之地——以旌德文廟為例(一)

安徽現存文廟建築10餘處,大多興建於元、明、清時期。主要有桐城文廟、蒙城文廟、蕪湖夫子廟、望江文廟、霍山文廟、霍邱文廟、績溪文廟、泗縣文廟、太和文廟、旌德文廟、壽縣孔廟、蕭縣文廟等。其中桐城文廟、壽縣孔廟、旌德文廟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地方孔廟作為禮制建築,是古代城池中的主要建築之一。中國傳統建築從選址、規劃、設計到營造,無不受風水理論的影響,都邑、村鎮、宮宅、寺觀、陵墓,以及道路、橋樑概莫能外。孔廟的基址,必須選擇“風水寶地”,還得注重在城市中的方位。《陽宅三要》雲:“陰陽之理、自古攸分,二者不和,凶氣必至。故公衙要合法,而廟亦不可不居乎吉地……”《相宅經纂》說得更具體:“文廟建甲、艮、巽三方,為得地。廟後宜高聳,如筆如槍,左宜空缺明亮,一眼看見奎文樓,大利科甲。”(甲為震,東方;艮為東北;巽為東南。)按照風水理論,南方丙丁火,具有炎熱向上的特性;東方屬於甲乙木,具有生髮、通達的特徵。東南是日出之地,是城市中日照最長的方位,是一個生機勃發、欣欣向榮的方位,寓意著朝氣和昌盛,適合建文化建築。

天下大建孔廟的唐太宗時期,東南方位就已積累起豐富的文化內涵——充滿文德意象,朝氣蓬勃的東南,就是建孔廟最得體的位置。

清嘉慶《旌德縣誌》載:“宋徽宗祟寧元年,詔興學宮,縣令嚴適建立廟廡,在縣治尉廨間”。900多年過去了,旌德文廟一直位於縣府之左。前面案山,是形狀酷似筆架的梓山,左向為由南往北流的徽水河(護城河)。

旌德文廟遠眺

始建於唐的壽縣孔廟,據《壽州志》記載,元代由城東南隅移建於古城西大街中心位置。

《安慶府志》《桐城縣誌》同樣有記載,桐城文廟原在縣城東廓外,始建於元。明洪武初年,知縣瞿那海移建至繁華的城市中心位置。

“廟學合一”位於城市中心,利於統治者對百姓進行教化。文廟中的學宮是科舉時代州縣的學府。讀書人考中秀才叫“進學”,進的就是學宮,所以秀才又稱生員。不過秀才平日讀書並不在學宮,一般一年只需來兩次。一次是孔子誕辰來拜祭;另一次是參加一年一度的檢測考試,即“歲考”。 為了阻隔市囂,文廟四周都建有高大的圍牆。

孔廟作為儒學文化的象徵和載體,是具有中國獨特風格的古文化建築群,除了祭祀紀念外,還是培養人才的學校,其建築命名大多具有文化性,激勵學子敬仰聖人的同時抱著積極入世的態度去“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儒家學說以“禮”為中心,“禮”是人們的行為規範,是治國的根本之道。《禮記》就有“中正無邪,禮之質也”的觀點,從理論上概括了建築群中軸線對稱佈局對於烘托帝王尊貴地位的重要性,以“中”為尊是禮制的要求,所以孔廟建築群都是中軸對稱的。孔子在這裡是以“王”者的身份,被供奉於大殿之中。孔廟是紅牆、黃瓦,孔子在這裡享受的是帝王待遇。各地孔廟建築群都以大成殿為中心,由金聲玉振坊開始到祟聖祠結束,金聲玉振坊是序幕,大成殿是高潮,祟聖祠是尾聲。整個建築群通過環境、體量,比例尺度不同,運用對比和襯托的手法,形成一個主次分明、井然有序的整體。

天下文廟都學著曲阜的範兒建。安徽文廟的基本形制是:大成殿居中,前有月臺,殿前左右設東西廡,殿正前為大成門(戟門),再前為櫺星門和萬韌宮牆照壁,泮池位於櫺星門內外,祟聖祠位於大成殿的北部或東北。此外,由於“廟學合一”,還有明化堂(實施儒家教化的大講堂)、尊經閣(存放儒家經典的圖書室)和魁星樓(供奉文昌帝君,文廟學宮張貼榜文之所)等教學建築,不少文廟還設有鄉賢祠(祭祀本地對儒學傳播做出貢獻的人)、名宦祠(祭祀本地區有政績的官員)等從屬性建築。

安慶文廟

孔廟建築群的命名,同樣體現了儒家“仁、義、禮、智、信”的精神核心。“萬韌宮牆”表現儒家思想的博大精深;“泮池”表示儒家思想“孔澤流長”,半圓形狀,取意學無止境,永遠不滿。“櫺星門”表示尊孔如尊天。“大成門”(儀門)表示進入此門者應衣冠整潔,儀表堂堂,體現對孔子的尊敬。“大成殿”(先師殿、先聖殿)表示孔子為“集古聖先賢之大成”。至於“金聲”“玉振”“德配天地”“道冠古今”坊名,無不透露出尊孔頌儒之意。通觀文廟建築群體,表達的是方正、對稱、閉合、等級制、中庸之道。中軸線上的核心建築——大成殿的設定,體現的就是追求“向心內聚”“官為本”的思想。大成殿供奉孔子坐像,兩側4配:顏回、曾參、孔伋、孟軻。外為12哲:閔損、冉雍、端木賜、仲由、卜商、有若、冉耕、宰予、冉求、言偃、孫師、朱熹。

建築同樣是一種語言,只是與文字不同的符號而已。文廟從殿、堂、門、坊的稱謂,到門窗、闌額的裝飾圖案,處處展現儒家文化的內涵。此外,文廟常常因種植高大的四季常青樹木形成良好的和諧生態環境,象徵儒學的生命常青、常新,經久不衰。

當我為寫這篇文章,翻查安徽現存文廟建築的相關文字資料時,發現那些文章大都是結構差不多的說明文,雖然大江南北在建築工藝及細節上可能因時因地有所不同,但從大的方面而言,只需換換修建時間和修建人,放到哪個文廟當導遊詞都適用。

建築上的雷同,是禮制上的一種要求與規範。各地士子看見文廟宮闕的壯巍,就要樹立祟巨集的道德,端嚴的品行;看見宮門泮池,就要學成淵涵的情性,流美的文思;走學宮的“禮門義路”,就要端正觀念,整肅行為;拜先哲聖賢,就要見賢思齊,頌揚謳歌;見萬仞宮牆,就要明白規矩方圓;望蒼松翠柏,就要堅守骨氣節操。這才是建築背後的文化影響力,才是文廟在一個地方聳立幾百年的大功高德。

2

安徽文廟有“北桐南旌”之說,這自然是相對文廟建築群儲存完整和規模而言。

桐城文廟由門樓、櫺星門、泮池、狀元橋、大成門、大成殿、東西長廡組成,佔地4859平方米,建築面積1670平方米。

旌德文廟佔地4700平方米,由大成殿、東西廂、戟門、名宦祠、鄉賢祠、泮池、泮橋、齋房等構成,建築面積1600平方米。

關於旌德文廟興建的時間,清嘉慶《旌德縣誌》是這樣表述的:“考唐貞觀四年(630)詔州縣皆立孔廟,時尚未有旌邑也。寶應建邑以後,談學之制無聞,邑之學宮自宋崇寧元年(1102)始。”也就是說唐朝之初,朝廷就要求各縣建孔廟,只是旌德當時還沒有建縣。唐寶應二年(763),旌德建縣後最重要的建築就屬文廟了。

旌德文廟近景

旌德文廟歷經南宋、元、明至清順治十四年(1657),屢受兵火之災,大修24次,重建5次,現存建築為順治二年(1645)所建。

雖說文廟累代修繕,遷建不一,修造之勤,皆歷歷可考。在此不凡羅列一下,看看文廟系列建築在一個江南小縣是如何慢慢建成的。

宋祟寧元年(1102),縣令嚴適建立廟廡。宣和間毀於兵。

紹興十三年(1143),縣令趙伯傑重建。東移十步左右,改子午向。正殿與講堂並列,堂曰言仁,齋曰育才、進德、待聘、興賢、稽古、辨理。凡屋百五十八楹。

乾道間,縣令齊胄重修殿堂、兩廡、六齋。

淳熙中縣令沈作霖復修。

紹熙中,縣令李瞻修學舍。

嘉定初,縣令秦簣修文廟、廡舍。

嘉定間,縣令方命俌建殿廡,拓齋舍。

嘉熙四年(1240),縣令趙時燧重修。德祐元年(1275),兵毀。

元至元十四年(1277),縣尹葛師亮命主簿汪必成重建。十九年縣尹單執中復加整飭。二十八年縣尹郝弼修蓋大成殿。三十年縣尹劉瑞修東西兩廡,飭聖像,繪從祀於壁,築宮牆,濬溝渠,造櫺星門。

元貞間,縣尹王禎倡修殿堂、齋廡,磚石甃砌。

後至元間,縣尹劉性以廟貌傾圮,重建殿廡、堂齋,置祭器、書籍,捐俸買銅三百九十斤鑄香爐、爵豆、犧樽諸器,勒石記之。至正九年,達魯花赤亦憐真暨縣尹榻寶寶興學校、塑諸賢像。末年毀。

明洪武三年(1370),知縣朱鐸重建。

永樂中,知縣譚青加修。

正統三年(1438),縣丞陳賢重建,塑聖像及四配像。十一年知縣馮本繼葺,作戟門兩廡。

景泰四年(1453),知縣曹祥捐俸買民地造神廚、庫房,建櫺星門,修飾聖賢牌位。

成化初,知縣彭賢塑聖賢像,增置祭器。成化中知縣尹清,修砌文廟丹墀,雕飾四配牌位。

嘉靖十年(1531),知縣柳應陽奉欽正先師祀典,撤塑像,用木主,改大成殿額,稱“先師廟”,升革從祀諸賢。應陽奉行未畢,解任去。十二年同知葉尚文攝縣事,完之。

萬曆三年(1575),知縣秦文捷改建廟廡。七年,知縣盧洪春續修。二十六年,殿廡、六齋俱雨壞,知縣蘇宇庶重修。

天啟七年(1627),教諭周民初建泮池於櫺星門外。

崇禎七年(1634),訓導王焞重改儒學門,遷亥山巳向。末年兵毀。

清順治二年(1645),教諭吳邦俊倡捐銀二百兩、徽寧道張文衡一百五十兩建立。六年,徽寧道郝璧、知縣李滋發各捐資助修。七年,徽寧道袁仲魁捐俸二百兩,建東西兩廡及月臺、儀門,廟貌始整。十一年,徽寧道孫登第復增修之,改鑿泮池於櫺星門內。十四年,知縣王融續前令週一熊創始之工,捐資修整。教諭毛元策亦捐銀五十兩,訓導卞日郅、劉完人、劉其液皆後先相繼,與邑人共董其事。勸輸生員宋璞、饒奎、方顯儒、周震、郭承掄、汪永祉、方瑗、張譜等督工,耆民黃文尚、張本任、曹世傑、姚天馥、張文奎、程天昂、黃應翰。

康熙四十年(1701),知縣夏文炳、教諭張孝揚、訓導顧英集眾紳士議,移縣內署於西北阜改建文廟。勸合邑捐輸獲二千餘金,即“明倫堂”舊址並縣署,讓地創築“大成殿”,遷建“明倫堂”於殿左。凡兩廡、戟門、櫺星門、泮池、暨齋房及名宦鄉賢祠,概行改建。考定宮牆位向,坐壬朝丙,內加亥巳,外加子午。總理督建舉人汪振漢、汪廷簡、貢生周吉、呂啟綸、江煥章、呂永吉、江起槐、監生汪廷翰、倪興晃、饒珙、生員饒維屏、宋光煒、劉灝、葉世英、姚秉衡、劉遊、經歷姚秉理。勸輸首事生員張謙、呂世緒、饒夢龍、黃甲、汪廷篤、倪元銚、姚雲期、姚秉鈞、呂建臣、宋序、張文元、舒又敬、汪元龍、汪元及、姚俊臣、呂遇廷、饒徑元、饒吉、饒元璵、周篤、汪淑、週一中、汪廷達、張裔、程家相、周道瀛、宋光義、方建國、張鎬、宋兆祝、宋敏元、葉芳春、汪振拔、汪永清、黃其任、汪振軒、呂夢琦、郭緯、呂建廷、汪鼎元、張問達、李允方、汪廷幹、呂文煥、程紳、周俊、倪天鏢。

雍正十年(1733),知縣紀鹹率邑紳士建泮池上石橋、立“德配天地”“道冠古今”二坊,照壁一堵。

乾隆八年(1743),知縣蘇一圻、教諭王英,合眾紳士議建“尊經閣”,合邑捐資,越歲工成。又儀修“聖殿”,生員方璧自願輸財,命其子蛟(郡庠生)督工。當年冬天,從“大成殿”及兩廡、齋房、甬道、戟門、泮池、石橋、櫺星門、照壁、牌坊,併名宦、鄉賢二祠,概行修葺,增砌月臺陛石,計費千三百兩有奇,閱三載訖工。九年,生員方然遵父祿遺命,捐資贏千金,改建“崇聖祠”“魁星樓”“雲路門”,閱歲告竣。先是邑中士庶共輸三千餘金,建“尊經閣”及成;即繼創“文昌塔”。一時工役齊舉,煥然鼎新,為邑中勝事。董事:舉人江素、姚青澄、汪建績,貢生姚秉義、汪際泰、方城,協運饒信,勸輸貢生黃徽、方馨、生員呂文中、郭份、方昆、張震、方蛟、汪建中、王烈、饒建業、呂振揚。

乾隆二十六年(1761),知縣張泂率邑紳士重修學宮。董事職監:張夢麟、宋廷臣、貢生周鳳、王學益、監生王祚傳、劉建章、生員饒輝元、張士珂。書碑:拔貢生劉玉喬。

從史料的複述中,不難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幾乎每任縣令都把修建文廟視為當時最大的政績工程。一代接著一代幹,才使文廟的規制趨於完整。

當時文廟及附屬建築包括:先師廟、兩廡、齋房、戟門、名宦祠、鄉賢祠、泮池、牌坊、櫺星門、崇聖祠、尊經閣、明倫堂、土地祠、忠孝祠、禮義門、半月池、文昌塔、魁星樓、雲路門、節婦祠、照牆、學前餘地、教諭署、訓導署等。

(作者系旌德縣政協文史委主任,宣城市歷史文化研究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