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科技 時尚 健康 遊戲 母嬰 歷史 動漫 旅遊 美食 星座 星座 寵物 探索 文藝

盾兵vs長矛兵誰更強?解析羅馬軍團打爆繼業者王國馬其頓方陣

如果只是從表面來對比,包括馬其頓、塞琉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等繼業者國家,與羅馬共和國之間的軍事力量,那麼對於羅馬在東地中海的勝利,便簡直堪稱是一件難以想象的壯舉。因為相對於羅馬共和國的軍隊,繼業者國家的軍隊,不僅兵種更加豐富,而且直接繼承了當年曾橫掃四方的馬其頓軍隊衣鉢。尤其是像塞琉古這樣的強大繼業者國家,他們不僅手握大量金錢、土地以及眾多戰略資源,而且手中更有大量值得稱道的,久經沙場的軍隊。

▲繼業者戰爭

所以僅憑武器或戰術的元素,很難說清楚羅馬人在東地中海的軍事勝利。

所以談論這場戰爭勝負的原因,要對兩方的軍事技術,軍隊的戰術以及指揮發展,以及國力對比等等進行解讀。首先,羅馬和繼業者雙方的軍隊,其實有一點非常相似,雙方軍隊都是以步兵為主,不過雙方在裝備和戰術上,卻有著非常明顯的區別。作為過去馬其頓方陣的繼承者,繼業者的步兵軍團們,基本遵循了亞歷山大大帝時代的馬其頓方陣戰術。但與亞歷山大大帝時代的馬其頓步兵相比,繼業者時代的步兵,卻還是有一些變化。

▲敘利亞戰爭中,馬其頓步兵與塞琉古步兵之間的交鋒

實際上在馬其頓方陣誕生伊始,都有一個難以迴避的問題,那就是步兵方陣本身,在行動時天生的士兵裝備笨重,整體機動性差等問題。當然,這些問題雖然在整個希臘式方陣中,都是存在的。馬其頓方陣為了能夠提高整個步兵方陣在正面的攻擊能力,因此借鑑了底比斯步兵方陣的特點,並使用了著名的薩里沙長矛。

▲經典的馬其頓方陣

有關薩里沙長矛的具體長度演變問題,目前還存在著一些爭議。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種長矛的長度在繼業者戰爭時代,已經變得相當誇張,其中有記載最長的,甚至達到了7米,而這可能還並不是這種長矛最長的個體。這種長度,即使到了文藝復興時代末期的歐洲大方陣時代,可以說都非常少見。這種變化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在繼業者戰爭時期,由於各個勢力之間的軍事發展相差不大,甚至將領之間,互相對其戰術和作戰習慣都並不陌生,因此想要壓倒對手的最直接方式,就是讓士兵能有更強的裝備。這種需求反映到薩里沙長矛,最直接的方式,也就莫過於直接加長它們的長度。

▲在繼業者戰爭中,薩里沙長矛的長度在不斷增長

但這種長度過長的長矛,無疑讓其在單兵作戰中,變得非常不利。也因此,馬其頓方陣在作戰過程中,對於整個方陣的穩定,以及每個士兵之間的配和,都有極高的要求。但沉重的裝備,以及本身士兵戰鬥素質的高低不齊,使得方陣在移動時,很容易出現方陣的混亂。與之相對的,羅馬式軍團則要靈活的多。雖然在很多人印象中,羅馬軍團是標準的重步兵軍團,而且羅馬方陣最早確實是希臘式方陣的模仿者。但是在長期與高盧人的作戰中,羅馬式軍團開始更加註重整個軍團的靈活和機動性,以及在複雜地形作戰時,軍團的適應能力。

▲羅馬軍團相對於正面作戰的攻擊力,更加註重與軍團的靈活和對不同地形的適應力。

正因為兩者的差異,使得雙方在戰場上的交鋒,經常充滿了戲劇性。在正面對抗時,羅馬軍團其實很少能夠戰勝馬其頓方陣,但是很多戰例中,馬其頓方陣的士兵,卻經常在追擊戰中被羅馬軍團反殺。其原因,正是在於馬其頓本身的問題,導致其在指揮排程方面,容錯率極低,同時在複雜地形作戰時,也更容易受到地形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羅馬軍團在與馬其頓方陣的正面對抗中,基本佔不到便宜。

不過繼業者的軍隊的失敗,也並不僅僅只是方陣戰術的問題。從軍隊組成來看,繼業者的軍隊們往往也有很大的問題。相對於羅馬軍團主體為本國公民,那種較為簡單兵力來源結構。包括塞琉古和埃及托勒密,他們的軍隊更像是一個巨大的萬花筒。比如說塞琉古軍隊,其中不僅有來自從希臘招攬的移民和傭兵,還有從各地僱傭的各種民族武裝。

▲繼業者軍隊來源往往都非常複雜

繼業者的這種軍隊,本身也是他們統治方式的體現。實際上,即使是像高度本土化的埃及托勒密王朝,其上層更多的,也是把持在希臘或者希臘化貴族的手中。其軍隊的核心,也正是來自希臘的移民和傭兵。這些移民不僅在戰術上更接近繼業者將領們的指揮習慣,同時文化上的相近,也讓他們相對於將其視為西方侵略者的本土民族更加可靠。但相應的,其他同樣提供了大量重要人力,並且極大豐富了繼業者軍隊兵種的異族,與核心的希臘式軍隊的直接合作,就必然存在著大量不愉快的摩擦。因此在大規模作戰中,不穩定因素也更容易在關鍵時刻,把他們的軍隊炸得粉碎。

▲埃及托勒密王朝的軍隊,就是以希臘招募的僱傭兵為主。

而這種軍隊結構,給繼業者帶來的另一個問題,就在於其軍隊核心,一旦遭受大規模的折損之後,就會變得難以補充。這一點,在羅馬控制希臘地區後,塞琉古和埃及托勒密王朝,表現的都相當明顯。尤其是作為西亞強權的塞琉古,不得不進一步依賴於過去那些希臘移民的後代。但也因此,導致了這些已經演變成為本土勢力希臘移民和希臘化貴族們,開始更加頻繁的染指塞琉古高層的政治鬥爭。這也就造成了塞琉古王朝末期,一系列嚴重的內耗,最終更加嚴重的消耗了塞琉古的國力。同時僱傭兵本身質量的參差不齊,對於軍隊作戰指揮的協調,也有著很大的負面影響。這樣軍隊的作戰意志和決心,與以土地為驅動力的羅馬公民兵相比,自然無法相提並論。

▲希臘僱傭兵病院的減少,導致塞琉古王室,再無力壓制希臘移民和本土希臘化貴族勢力。

當然,在面對羅馬共和國的不斷威脅之下,中東地區的繼業者國家,也很快開始吸收羅馬軍團的特點對自己的軍隊進行改革,並且還更加廣泛的從各地招攬僱傭兵來為自己作戰。甚至像埃及托勒密王朝時期,乾脆開始吸納埃及的本土民族力量進入自己的軍隊核心。

但是繼業者後代們的努力,雖然的確成功的延長了自身帝國的存續,但是這些軍事問題,卻還只是這些繼業者帝國,所存在的無數問題中的冰山一角。林林總總的問題,最終也將讓這些馬其頓的後裔,最終像被他們所征服的民族一樣,被迫成為新興霸權的臣民……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靜默之鴞,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